橫濱,海報 青森,海報

 2012年夏天,橫濱美術館舉辦奈良美智的個展「a bit like you and me」
「君や僕にちょっと似ている…」

那時我人在橫濱,也看了展覽。而後《美術手帖》做了奈良美智的特集。
這就是這次展覽的故事。

2011年7月の僕のスタジオから / 水戸での展示を経由して2012年7月の横浜へ

(圖說:左為奈良美智拍荒木經惟,右為荒木經惟拍奈良美智

在個展的準備期間,發生了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,當大家開始說「藝術可以做些甚麼?」時,奈良認為,他甚麼也做不了,頂多只是送物資、捐錢罷了。
當時提不起畫筆的他,隨著時間飛逝,春天也就過去了。

到了六月,他因緣際會參加了水戶藝術館的聯展,可是卻不知道該拿出甚麼作品才好。
後來,他將家中的東西聚集起來,把放在玄關的飾品櫃搬到展場。

2011年7月の僕のスタジオから

這就是後來的「2011年7月從我的工作室/在水戶的展覽之後,2012年7月到橫濱」的原型。
只是橫濱的版本加上幾件新作,並且撥放了他當時聽的音樂。

在展間的角落,有一座用信封堆疊起來的小山,上面放著一個小房子。那些信封總是被他在門口拆封後隨手放在旁,大概累積了六、七年。

這些信封所積累的時間到底代表了甚麼?上面又放了一間小房子,感覺很可愛,看起來就像是我所度過的時間本體。不知道為什麼感到很好笑,我忍不住笑了出來,感覺像擺脫了什麼,心情因此輕鬆起來。我從身邊無心插柳的事物,得到了許多勇氣。

在那之後的2011年8月到2012年3月,奈良美智待在母校愛知縣立藝術大學,當駐村藝術家。轉而投入泥塑。

奈良先生

當時無法隨心所欲作畫的他,為何轉身投入泥塑?奈良美智是這麼說的
比起作畫,黏土這種有實質感的的塊狀物體、活生生的素材,讓我聯想到在創作時就像親自投身去戰鬥般的畫面。實際上一開始進入製作,在頭腦思考之前,身體就已經擅自任意啟動、作品就逐漸完成了。

杉之子朝聖者

關於這次的展覽

「這一次,我並不是想要呈現一個完美的個展,而是把我目前最棒的狀態呈現出來給大家看。『完美』是從社會上的角度來看,但『最棒』則是當事人本身的狀態。」

荒木經惟在橫濱美術館和奈良美智進行了對談,他一邊看著畫、銅雕,一邊說出了他的想法。

荒木經惟、奈良美智

荒木經惟看著《高挑的姊姊》說了:
「臉好像變長了耶。好像也向外變寬了,長大了呢!而且,有點笑容了。以前看起來有點不理人、沉默寡言,而且有點目中無人。但現在好像在看我,會跟我說話了。發生了甚麼事嗎?讓人有這種感覺呢!(
笑)

「使用金屬材料讓印象完全不同了呢!之前的陶器雕塑看起來就像鄉下祭典的大鈴鐺,現在這樣很有紀念碑的感覺呢!不管是放在福島或哪裡,不覺得都能讓人感受到『海嘯與輻射,你們這些傢伙,放馬過來呀!』這種祈願的感覺嗎?」

《ルーシー》 2012 © NARA Yoshitomo (手前) / 冒頭は大型のブロンズ彫刻が並ぶ 《ちょっと意地悪》 2012 © NARA Yoshitomo (右)  
(左圖:至左而右 LUCY、深夜的朝聖者、高挑的姊姊;右圖:小小壞心眼)

這次展出的鉛筆稿是反覆的一筆一筆描繪,女孩的眼神變柔和了。看起來和過去的奈良美智不同。
從前的筆稿是粗線條的塗鴉,從前的他,在繪畫上盡量刪除其他要素,只表現出單一層次,因此他的概念也常被人誤解。
現在的他,就像初學者一樣,一筆一筆地畫著,一筆一筆地加上去。

鉛筆稿 鉛筆稿

「以未完成的感覺為前提作畫,我覺得自己第一次畫出了讓人感受到有溫度的畫。」   
「我想持續創作,直到雙手無法使喚為止。我已有自信不再迷失自己。」

NO NUKES

這張女孩拿著「NO NUKES」的畫在泰國的反核遊行中被使用,經由電視、twitter傳回日本。當時有人問他:可以這樣用嗎?他說:只要不是牟利就可以。

畫那幅畫時,我並不是為了甚麼具體的行動而畫,不是為了用來示威或當作任何口號來使用;只是作為日常生活當中所感受到的一部份,很自然地畫出自己內在的想法。因為是這樣自然的產出的東西,與這次的是遊行也有很相似的地方。這次示威並不是由任何組織或團體發起,大家都是自發性地參加,這些參與者很自然地就把它拿在手上。

「就算沒有我,作品還是會留下。只要作品有靈魂,就會自己活下去。」

 

Postcard  

另外,美術館也推出了一系列的周邊商品
真心希望這個展能來台灣。

1341127254-2186394121  

參考資料:《美術手帖:奈良美智 回歸原點》

「never forget your beginner's spirit.」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UEI 的頭像
HUEI

25俱樂部

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